如果你昨天没看NBA扣篮大赛的直播那我反倒要恭喜你一下……

  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 。对于看过2016年多伦多全明星周末的那场扣篮大赛的人来说,2016年扣篮大赛以后的扣篮大赛似乎全都索然无味。

  奥比·托平赢得了扣篮大赛冠军,若你并非球迷这条消息甚至不会被手机当中的新闻APP推送到你眼前。原因就是:不值得。

  六年了,NBA知道观众们都是怎么过的吗?自从2016年扣篮大赛之后,每一年全明星扣篮大赛结束,互联网都要来一遍经典回顾。

  科尔·安东尼、奥比·托平、胡安·托斯卡诺-安德森、杰伦·格林四人在这届堪称历史最无趣的扣篮大赛中发挥非常之稳定——失误得非常稳定。今年参加扣篮大赛的四位“扣将”,在扣篮大赛中总计25扣仅有7次完成,命中率仅有28%,甚至达不到本赛季常规赛阶段的平均三分球命中率。其中表现最为糟糕的无疑是火箭的“榜眼秀”格林,他9次试扣仅有1次成功,成功率是可怜的11.1%。

  后悔是一种耗费精神的情绪。在今年的扣篮大赛中从头到尾都充斥着这种情绪,从率先出场的科尔·安东尼开始到托平完成最后一扣结束,所有目睹这场比赛的人心力交瘁,后悔为什么要将时间浪费在这样一场低水平、低成功率的比赛上。

  首轮比赛,安东尼在第一次扣篮时花费了很长时间去换鞋,他把自己的篮球鞋换成了一双大黄靴。接下来,他又把魔术队的球衣换成了父亲格雷格·安东尼的纽约尼克斯球衣。一套更衣流程下来,大概5分钟过去了,现场的观众全都不耐烦了。

  换上厚重的大黄靴之后,安东尼前两次扣篮全部失败。第三次成功之后,评委们堪堪打出40分的成绩。第二轮,安东尼想完成扎克·拉文曾经做到的转体360度自抛自扣,但是3次试扣全部失败。

  火箭队的格林是赛前的夺冠热门,格林则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“大热必死”。他的前戏也很长,吊足了观众的胃口,然后第一次扣篮就屡次失败。按照规则,失败3次之后就不能再扣,裁判们直接打分。但格林请求完成这次展示,结果非常扫兴,前7次尝试全部失败。最终他更换了扣篮动作,顺利完成后仅仅获得了38分的得分。

  托斯卡诺-安德森和托平在首轮比赛中发挥稳定却不出彩,然而平稳发挥就足以让他们进入决赛。

  此刻观众面对着场上的“扣将”,想起了2016年10月6日西安体育场外那个遥远的晚上,心中默念五字圣经:XXX,退钱!

  在平平无奇的决赛当中,托平的最后一扣也是全场最好的一扣。托平用一记胯下换手扣篮拿下全场最高的47分,慢动作显示他在扣篮瞬间还打了一下篮板。

  2020年扣篮大赛,评委德维恩·韦德给阿隆·戈登的最后一扣打出了一个9分。正因为这个9分,戈登以一分之差痛失扣篮王。今天比赛现场,韦德很富有娱乐精神。只见他手中举着一张印有9分的白纸,准备在出现满分扣篮的时候闪亮登场,但是整场比赛他都没有机会打出9分。等到托平扣完后,雷吉·米勒撺掇着韦德赶快锐评一下这届扣篮大赛的总体表现,韦德直接把9分倒了个儿。

  知名体育媒体《体育画报》写道:你会给今年的扣篮大赛打几分?韦德说只能给6分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戈登在2020年扣篮大赛的最后一扣是飞跃身高2米31的塔科·法尔,这一扣他的最终得分是47分。

  迈克尔·乔丹说过:“我见过最惊人的扣篮,可能是2000年文斯·卡特的挂筐暴扣,肘伸进篮筐那个。”

  托斯卡诺-安德森也想尝试致敬卡特,也想完成单臂挂框。事实是,他确实小看了“UFO”的扣篮难度。

  托斯卡诺-安德森还想要复刻勇士队前“扣篮王”杰森·理查德森经典的“胯下背扣”,他穿上理查德森在勇士队的23号球衣,然后连续试了3次全部失败。在场的评委一致给出6分,托斯卡诺-安德森真没这个能力。这也就意味着,托平只要扣进就能夺冠。

  托平在去年扣篮大赛决赛中输给了波特兰开拓者队的安芬尼·西蒙斯,他对记者说:“从去年开始,我就想我必须要回来复仇,而且我乐在其中。我很高兴我赢了。”

  托平赢了,但是扣篮大赛却输了,它输掉了全球上亿的观众。从此,托平的冠军很有可能与NBA历史上最无趣的、最折磨观众的扣篮大赛紧密联在一起。

  扣篮大赛也许是NBA全明星周末中上限最高同时也是下限最低的比赛了,巅峰对决可遇而不可求。“J博士”、“飞人”、“人类电影精华”、“UFO” ,这些外号代表着扣篮的天花板,但是仔细盘算一下,这些伟大对决中间也间隔了多年。

  2000年2月11日深夜,卡特躺在他位于湾区的酒店里,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他的脑子在飞速运转。后天晚上,他将在NBA全明星周末的扣篮大赛上一展所长,这是一件既高兴也不高兴的事情。

  想当年,NBA扣篮大赛正处在一个落寞的时期。克利夫兰全明星,科比·布莱恩特夺得扣篮大赛冠军,聊胜于无。1998、1999两年因为停摆原因,没有举办。

  卡特那时不知道他的这次参赛会永载史册。在高手云集的那一晚,就在扣篮大赛开始前几分钟,他放弃了所有准备好的扣篮,选择了即兴表演。也许这就是“半人半神”的本能,他的扣篮无懈可击。

  抵抗地心引力,在空中肆意发挥的动作让“J博士”、乔丹、卡特他们成为几代球迷心中的经典,并将NBA的受欢迎程度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。卡特那届扣篮大赛之后,越来越多人加入到职业扣篮选手的行列。曾经有职业扣手说过,卡特的表现拓展了人在天空中做动作的极限。

  到了2016年,拉文与戈登各自走在扣篮的两种风格的巅峰之上。“Z时代”的少年们第一次目睹历史的诞生,而不是去追溯16年前震古烁今的过往。他们说,2016年才是yyds。

  六年以来,NBA不断地消耗着扎克·拉文与阿隆·戈登的世纪对决的遗产。所谓“五岳归来不看山”,当人们的口味刁钻起来,一般货色当然再难撩动起人们的心。戈登在2020年全明星周末又拂去尘埃,重新打磨动作,而随着他带着遗憾退出扣篮大赛,扣篮大赛加速滑向深渊。